• 加入收藏
  • 企业邮箱

“中国政府在行动”之治霾篇:扫除雾霾的攻坚之战

2016-07-26 18:21:19

  不知从何时起,每日早起,抬头望向窗外,已成为人们的习惯;屋里要不要打开空气净化器,出门是否要戴口罩,也常会在脑中闪念。

  治霾,成为关乎人们健康的基本要求,消除“心肺之患”,是必须打赢的“背水一战”。

  蓝之盼:我们收获了什么?

  2015年3月28日,北京。国际奥委会评估团顺利完成为期一周的冬奥会评估考察。这其中,就涉及对未来北京地区的雾霾治理。

  “北京市到2017年的PM2.5浓度将比2013年下降25%。”——按照《北京市2013——2017年空气清洁行动计划》,北京市副市长、北京冬奥申委执行副主席张建东对中外媒体作出了公开承诺。

  “我们将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力度,继续加大空气污染的治理。让冬奥蓝到来,让APEC蓝永驻。”北京冬奥申委主席、北京市市长王安顺充满信心。

  底气从何而来?源于举国上下的戮力同心——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已经发布。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执政党的行动纲领,中国共产党是第一个。

  让蓝天白云常现,是治霾“背水一战”的最终目标和百姓期待。

  “APEC蓝不是‘等风来’,而是政府对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大幅削减的结果。”北京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院长宋强说。

  2013年9月12日,治霾“发令枪”响起,国家公布了《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大气十条”。这一“史上最严厉的行动计划”让整个中国行动起来。

  这是中国政府治霾攻坚一年来的行动力:

  ——控车、控煤、脱硫、除尘,全国累计淘汰黄标车、老旧车超过700万辆,淘汰燃煤小锅炉5万多台;1.9亿千瓦燃煤机组脱硫除尘改造,1.1万平方米钢铁烧结机装了烟气脱硫设施,很多大烟囱不再冒黑黄烟。

  ——资金充裕,治霾就有“底气”,中央财政拿出100亿专项资金防治大气污染;安排环保专项资金2.4亿元。

  ——科学治霾,找到北京等9大城市的雾霾“元凶”。机动车、工业生产、燃煤、扬尘等是大部分城市PM2.5主要污染来源,约占85%至90%,京杭广深4大城市首要污染来源是机动车。

  ——环保和公安联动执法,2014年环保部门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2180件,超过2013年3倍。“史上最严环保法”今年前两个月施行统计显示,“按日连续处罚”案件共26件,罚款1200多万元,实施限产、停产207件;移送行政拘留147起。

  ——环保部约谈治霾不利的衡阳、安阳、昆明等10多个地市负责人,督促地方政府负起关键职责。

  ——河北淘汰高耗能、高污染过剩产能:压减炼铁产能1500万吨、炼钢1500万吨、水泥3918万吨;压减燃煤280万吨,退出企业390多家;天津多措并举,鼓励引导企业治污减排、高效利用清洁能源。

  不是等风来,而是人努力。

  去年11月份北京的“APEC蓝”,就是一场治霾“攻坚战”。12天里,北京空气质量优良天数达到11天,PM2.5同比下降55%。

  诚然,为了“APEC蓝”,我们付出了沉重代价:9298家企业停产、3900家企业限产、4万多处工地停工;北京各类工地停工,机动车单双号限行,天津、河北、山东部分城市分段启动最高一级应急响应。

  治霾攻坚成功,为“背水一战”收获经验,收获信心。

  “很多人认为,治霾只能靠风。但APEC期间的自然气象条件并不‘给力’,APEC蓝,更多是‘人努力’的结果。”京津冀大气污染联防联控研究项目领导小组成员、天津市环保局原总工程师包景岭肯定地说。

  “背水一战”终有收获:过去一年,实施新空气质量标准的74个城市,PM2.5年均浓度有所下降,平均下降11.1%,其中三大重点区域,京津冀下降了12.3%,长三角下降了10.4%,珠三角下降了10.6%。重度及严重污染天数比例京津冀下降18.7%。

  久久为功。滴水定能穿石。

  蓝之难:还有哪些纠结与胶着?

  中国在短短几十年里,走过了发达国家几百年才完成的工业化、城镇化过程;与之相伴,发达国家一两百年间逐步出现的环境问题在我国“高度浓缩”,短时间内污染物压缩、复合交织。中国13亿人口对环境也存在客观压力。

  但防治雾霾这一关必须过,还要尽早过。

  “呼吸”与“饭碗”,二者成为无法回避的纠结与胶着。

  淘汰落后产能、调整产业结构对于习惯了高污染、高耗能产业的地区和行业,是难上加难。一声关停背后,也许就是成百上千人的生计问题。

  位于河北省中西部隶属于石家庄市的鹿泉、平山县,半个世纪“靠山吃山”使得当地水泥业在全国久负盛名,高度发达的水泥产业一度让鹿泉连续数年跻身全国百强县。

  水泥产业带来了显著规模的GDP,也带来了环境污染,石家庄曾连续几年稳坐全国空气质量最差城市“头把交椅”。

  削减水泥产能让当地人纠结。在鹿泉市宋家峪民营水泥厂,水泥粉磨系统和料仓已经全被炸毁,半截砖头零散一地,地面上沉积着厚厚的泥灰。“为了蓝天白云,我们只能忍痛炸掉水泥厂,砸掉饭碗重新来过。”水泥厂负责人齐法廷说。

  一面是经济发展的冲动,一面是环境保护的压力,要“带污的税”还是要“洁净的空气”?

  河北2014年预计生产总值29000亿元,低于预期目标1.5个百分点。初步测算,钢铁、水泥、玻璃……河北一系列“硬指标”压减任务,将影响1800亿元产值,涉及上百万人就业问题。

  “环境保护和发展经济,二者之间不是敌对关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说,应该纠正“治理环境就会导致经济颓废”的偏见,治理环境同样可以促进经济发展,可以创造出“绿色GDP”,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两者之间完全可以是相得益彰、彼此促进的共生关系。

  治霾难,还难在“最后一公里”。

  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主任刘长根说:“环保压力需要传导。现在市长有压力、有积极性,但乡长、村长基本没有。”

  2014年11月,环保部就大气污染防治问题约谈河南安阳市市长,3个月后,华北督查中心“点穴式”突击暗查,杀了安阳“回马枪”。环保部通报,安阳整改不全面、不彻底、不平衡的问题依然突出。

  暗查发现安阳小企业群污染仍然严重。通报中详细描述:安林高速沿线龙安区段北彰武村等地分布的小企业群,不时有黑黄烟从厂房顶部冒出。这些作坊企业,没有名称代号、治理设施,原料随处堆放,生产时乌烟瘴气,场面触目惊心。

  暗查还发现烧垃圾、烧秸秆、烧荒情况200多起,一些火点成线成片浓烟弥漫,绵延数百米,无人监管;一些火点是环卫人员有意为之。

  对排污企业施压的同时,治理雾霾更应当向地方政府传导压力,而且要传导到最基层。“以查企业为主”转变为“查督并举、以督政府为主”--2015年,环保部环境执法督查的重心正在转移。

  运用法律手段维权的环境公益诉讼也艰难。

  山东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年3月24日受理了中华环保联合会诉德州晶华集团振华有限公司一案。这起诉讼被看做是新环保法实施后,中国首例针对大气污染提起的环保公益诉讼,提出诉请企业赔偿及罚款等共近3000万元。

  中华环保联合会环境法律服务中心副主任兼督查诉讼部部长马勇说:“当地环保部门对企业4次处罚,环保部也点名批评,但仅仅靠环保部门罚款、批评显然不行,地方环保部门还受制于地方政府,所以通过司法机关追责,希望能撼动违法排污企业。”

  “要‘灰色产业利润’还是‘绿色GDP’”尚在一些官员脑中打转;几个人的环境执法队伍“捂不住”管理区内几百、上千个企业;京津冀及周边区域大气污染联防联控机制有待进一步深化……让蓝天多一点,背后需要花费百般的气力解决一系列难题。

  “蓝之难”,从政府高层到民间组织,从生产到生活,面对诸多困惑、纠结,各方都在合力寻求“霾散天蓝”的解决之道。

  蓝之路:同心协力打赢“攻坚战”

  2015年1月12日,北京冬奥申委公布了向国际奥委会递交的《申办报告》,承诺不仅要举办一届出色的冬奥会,同时更承诺要把蓝天留住。

  “冬奥蓝”是我们的新期待,更是治霾的新契机。

  2015年3月20日,国华北京热电厂宣告关停,北京东长安街沿线一根高耸200多米的烟囱不再冒出白色蒸气。之前,京能石景山热电厂燃煤机组关停,天津陈塘庄热电厂燃煤机组关停……三个老牌热电厂“退伍”,北京、天津600多万吨燃煤被压减。

  京津冀生态环保的创新思路正在连成一体,要打破“一亩三分地”,实现1+1+1>3,共同构建区域生态安全体系。

  2014年空气质量状况较差的后10位城市,天津位列其中。国家要求2015年天津退出这个“灰色的后十名单”。天津市领导压力很大,但也决心坚定。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用“6个严”让人看到信心。

  “2015年天津治理大气污染会‘实打实,硬碰硬,不来虚的’。”黄兴国提出,严格压减燃煤,全部淘汰中心城区燃煤供热锅炉;严格控车节油,严格清洁降尘,严控工业污染;严控新建项目污染物排放;严格精细管理,强化考核问责。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治理雾霾是长期过程,“人努力”将会大大缩短这一进程。治霾将会继续打出“组合拳”。

  ——严格控制煤炭消费,国家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提出,到2020年,煤炭消费比重控制在62%以内,天然气比重提高到10%以上。

  ——推广新能源汽车,治理机动车尾气,提高油品标准和质量,在重点区域内重点城市全面供应国五标准车用汽柴油。2005年底前注册营运的黄标车今年要全部淘汰。

  ——把“APEC蓝”的经验继续深化,实行区域联防联控,加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推动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促进重点区域煤炭消费零增长。

  ——抓住“关键少数”,建立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双责”机制,加大生态环境资源离任审计,进一步传导环保压力。

  ——环保法执行不是“棉花棒”,是“杀手锏”。环保部将加大执法、问责力度,盯住一些环境污染案件,对应该负责的政府部门要追究责任。

  今年3月下旬起,环保部对京津冀大气污染进行专项突击检查;河北省环保厅公开约谈了沧州沧县等5个县市区政府负责人,压力进一步传导;环境保护公众参与办法向社会征求意见,拟规定公众参与重大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事件的调查处理……种种措施的推进,预示着“环保风暴”新起点的到来。

  治霾,更需要人人参与。

  出行少开车,多乘公共交通工具;节约用电,下班别忘关电脑;别吃露天烧烤,乌烟瘴气熏得慌;看见烟囱冒黑烟黄烟,拨打12369热线举报排污……每个人的事看起来细碎,却事关大气环境。

  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如果每个人都能从自己做起,从当下做起,从身边小事做起,养成绿色低碳生活方式,敢向违法排污和浪费资源说“不”,“蓝天常在”就不遥远。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国生态环境矛盾有一个历史积累过程,不是一天变坏的,但不能在我们手里变得越来越坏,共产党人应该有这样的胸怀和意志。

  人们相信,驱散雾霾,走向生态文明新时代,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就一定离我们越来越近。(参与记者:朱基钗、刘元旭、高鹏、巩志宏)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没有账号 ?)

最新评论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