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 企业邮箱

蒙古永久中立对“一带一路”的影响

2016-03-23 09:30:31

  编者按:“一带一路”倡议对中国、对沿线国家和地区乃至对整个世界的影响均十分巨大,作为一项长期、复杂而艰巨的系统工程,“一带一路”的推进实施面临诸多不容忽视的风险与挑战。在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的支持下,该所国际战略研究室主任薛力博士与《世界经济与政治》编辑部主任袁正清研究员联合策划组织了“一带一路:实施中的挑战与应对”研讨会,会议成果授权中国网观点中国独家发布。

  ——“一带一路:实施中的挑战与应对”系列专家谈

  储殷 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

  2015年10月20日,蒙古国外长普日布苏伦在记者会上表示,蒙古国成为“永久中立国”,对蒙古国的外交政策,包括与中俄两个邻国的外交政策,不会产生影响。这是继2015年9月,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公开表示蒙古将逐步成为“永久中立国”后,蒙古再次就这一问题向外界释放信息。在蒙古成为永久中立国之后,中蒙关系也将随之发生一定变化,并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产生一定影响。

  一、蒙古的对外关系现状提供了建立“永久中立国”的条件

  当前,蒙古国围绕“多支点外交”和“第三邻国外交”的对外战略,在保证同中俄两国关系平稳发展的同时,积极引入第三方力量。蒙古近年来同美国、日本、欧盟、韩国等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关系逐步提升。传统上,蒙古的外交围绕中俄展开。在苏联解体之后,由于原材料和援助的迅速减少,加上蒙古国内民主化运动的兴起和意识形态的变化,俄罗斯在蒙古的影响力明显下降。而随着蒙古和俄罗斯先后从动荡中恢复,双边经济联系不断加强,政治上也愈发紧密。目前,政治上,蒙俄关系是战略伙伴关系,经济上,蒙俄两国是重要的贸易伙伴,军事上,双边签署了一系列军事合作文件,并多次举行包括联合军演在内的军事交流。

  蒙古同中国的关系随着中苏关系正常化而逐步趋缓,中蒙两国目前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高层互访频繁,额勒贝格道尔吉总统就任后多次访华,2015年9月来华出席了阅兵。蒙古与中国的经济关系近年来发展迅速。自1999年起,中国取代俄罗斯成为蒙古国最大的贸易伙伴。2004年至2013年,中蒙两国的贸易总额十年累计增长了9倍。2015年,中国首次派兵参与“可汗探索”联合军演,蒙中两国的军事交流达到了新水平。

  除了中俄两国之外,蒙古在外交上并未明确提出何者是自己的“第三邻国”。相反,蒙古一直在为寻求保障本国国家安全且具有影响的第三支力量而努力。除了中俄两大邻国,与蒙古发展对外关系的各个国家和国际组织都可以被视作蒙古的“第三邻国”。美国始终是蒙古“第三邻国”外交的重要对象。

  自1991年时任国务卿贝克访问蒙古并提出“第三邻国”概念以来,美国同蒙古的外交关系发展迅速而全面。小布什总统访问美国后,蒙美两国正式确定了“第三邻国”外交关系。2003年起,蒙古同美国定期举办“可汗探索”联合军演,2006年开始拓展为多国联合军演。美国还在蒙古国的民主化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美国从各个方面支持与援助蒙古的民主化。包括为政党提供资金支持、提供精英培训计划为蒙古培养政治人才、提供各类经济援助等。

  除了美国,日本也是蒙古“第三邻国”外交的重要对象。与美国支持民主化和输出价值观的外交方式不同,蒙日关系的发展更具经济考量。蒙古对于日本来讲,有着较高的地缘战略意义和经济价值,蒙古国的矿产资源对日本来讲尤为珍贵。而从蒙古方面,日本作为美国的亚洲盟友,在价值观、经济科技水平和区域影响力方面对蒙古有着天然的吸引力。

  经济上,日本是蒙古国最大的援助国,特别是在资源开发利用和环境保护方面,日方在蒙古成就斐然。政治上,蒙古同日本在政治上相互支援,蒙古曾明确表示支持日本加入非常任理事国,日本对于蒙古参与地区事务给予支持。日本经营蒙古的得力手段是经济援助与贸易贷款,加上迅速融入当地文化和建立良好的企业-社区关系,日企在蒙古有着很高的认可度。

  二、蒙古的永久中立对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挑战与机遇

  蒙古国的制造业和采矿业是第二产业中比重最高的两大部门,制造业和采矿业的总产值起伏波动发畏,采矿业产值一直高于制造业;2003年之后,采矿业产值突飞猛进,发展速度远高于制造业,2012年采矿业在工业中的比重达到77.9% 采矿业己经成为蒙古国产业经济中的支柱性产业。金属矿物开采在蒙古国的采矿业中所占比重最大,并且产值增长十分迅速,2012年金属矿物开采的产值已经占据整个采矿业总产值的88%。

  目前,蒙古的铁矿与煤矿(焦炭)是与中国市场联系最为紧密的自然资源。中国6成的焦炭将来可能从蒙古进口。

  近几年,蒙古的石油开发逐渐进入正轨,其石油亦可称为未来中国的主要进口方向之一。目前我国有5家公司按石油产品分成合同在7个区从事与石油有关的业务。中资中石油大庆蒙古有限责任公司在塔姆策克盆地陶森鸟拉一19区、贝尔一22区、塔姆策克一21区,东胜石油蒙古有限责任公司在宗巴音一13区、查干鄂勒斯一14区,金色海洋石油勘探公司在东戈壁盆地的塔里亚齐-15区分别开展勘探业务。

  虽然蒙古只有两个,但由于其丰富的自然资源,近几年各国对于蒙古的投资力度都在增大,蒙古永久中立会进一步加大这个趋势。注册的外资企业当中,中国仍然占有最高的比重,几乎达到32%,荷兰排名第二,比重为23%,加拿大4%,韩国3%,俄罗斯2%日本2%,美国2%。

  从目前的态势来看,东亚中日韩三国的地理优势给了他们与蒙古国进行合作的很大便利。中日韩三国在蒙古的经济竞争,尤其是中日的经济竞争将直接对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倡议产生重大影响。中国、韩国和日本分别位于蒙古国投资国家的第一、第二与第十名。作为蒙古国的第一投资大国,中国的总投资额达到了36亿多美元,是同期韩国与日本对蒙古国投资额的十几倍。在投资结构上,中国主要集中在矿产勘探开发这一大方面,而韩国和日本则是贸易、饮食服务类行业。

  中国在蒙古国的龙头行业—矿产领域,投入大量资金,占投资总额的70%以上,该领域一直是中国企业的投资热点,表现出中国企业对蒙古国矿产的大量需求。中国在蒙古的其他行业投资较少,对于贸易和餐饮服务行业的投资额占到20%左右,另外三个行业投资总额不到5%,其他各行业所占比重均低于0.5,具有在矿产勘探行业资本密集型的特征。韩国和日本目前对蒙古的矿产领域投入不大,仅占总投资额的3%和17%左右,其主要投资行业为贸易与公共服务,约占总投资额的一半左右。

  另外,日本与韩国两个国家对蒙古的轻工业领域也有较高的投入,在银行业、电信业等领域均有涉足。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中国虽然投资总额很高,但在投资结构上存在不平衡的问题,而韩国和日本则分布较为均衡。比较可知,韩国在通讯电信领域具有较高的优势,而日本在银行、教育等领域关注度较高,占有相对优势。

  中国在投资额和投资公司数量上占据着首要的位置,在矿产业、贸易服务业、建筑业、原材料生产和轻工业的直接投资额迅猛增长到了分别为8757万美元,5309万美元,801万美元和253万美元。近年来,中国企业在蒙直接投资持续增长,尤其是在矿产领域的投资额持续上升。

  中国企业对蒙的矿产资源开发是对俄蒙直接投资的重要部分也是最大部分。据统计,在蒙进行直接投资矿产资源的中国企业,大部分来自于内蒙古、黑龙江、北京、河北、山东、山西、黑龙江、甘肃等以及周边地区。这些地区有一个普遍的特点就是距离蒙古国较近,且工业水平正在快速发展中。从中国对蒙古国的直接投资方式来看,大部分属于独资经营与合资经营的方式。其中,蒙中两国的合资经营的投资方式最多。例如,目前,蒙中之间最大的合作项目是图木尔廷一敖包锌矿,其资源储量103万吨,品位达13.67%蒙中双方各占项目股份的51%和49%。矿山建设使用中国政府优惠贷款,共投资3800万美元,己于2005年9月建成投产,设计生产能力为年产6.88万吨锌精粉,开采年限为27年。

  中国企业在蒙投资矿产受到了中国政府的支持,在融资方面具有一定优势,其次,蒙古国的矿产较多分布在中蒙边界,300-700公里。中国的天津港是蒙古国的主要出口港口,为矿产的出口节省了大量的运输成本。此外,蒙古国和中国的内蒙古自治区有着天然的文化和地域优势。在内蒙古4221公里的边界线处,中蒙两国边界线3103公里。内蒙古对蒙古国的边境口岸有10个,分别是二连浩特铁路(公路)口岸、策克公路口岸、甘其毛都公路口岸、珠恩嘎达布其公路口岸、阿日哈沙特公路口岸、满都拉公路口岸、额布都格水运口岸、阿尔山公路口岸、巴格毛都公路口岸、乌力吉公路口岸。

  日本则因其与蒙古国有互补性的利益合作而具有相对优势。日本拥有当今世界先进的核电技术,但是自身原料缺乏。然而日本雄厚的资金和先进的技术在蒙古有很大的优势,不仅对蒙古有非常大的吸引力而且对其他外国的开采者形成强有力的竞争态势,以科技之长弥补政治影响力的不足。加上日本多年来对蒙古的经济援助,积极发展日蒙关系,日本在蒙古人心中良好的形象,使得日本能够比转容易进入蒙古的资源市场。日本早期的主要投资行业是电信业。

  根据国家统计机构统计,1999-2005年期间,日本对电信行业投资达5000万美元。MobiCom的公司是当时在该领域的主要投资企业,并在15年后成为在整个蒙古最大的移动运营商,拥有超过130万的用户。在占外商直接投资7%的银行业方面,日本的泽田控股公司己成为投资并控制蒙古国商业部门的最大企业,此外,可汗银行拥有的股份价值超过700万美元。日木则务投资者对蒙古首都和金融市场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蒙古国也在试图为其提供一个合适的和稳定的投资环境。

  近几年来,日本的投资者关注的是轻工业,近几年其投资额达到了445万美元,在通讯业,贸易服务业和畜牧产品加工业的直接投资额分别为148万美元,1188万美元和24。万美元。韩国直接投资额逐年稳定增长,并到后期,在矿产业,轻工业,交通运输业和通讯业的投资额分别为80万美元,323万美元,134万美元和296万美元。此外,日本也是在其他行业如房地产,投资组合和教育等主要投资者。

  贸易和公共服务是韩国的直接投资的主要部门,占总投资额高达51%的比重,位居第二的轻工业占18%,电信业和银行业紧随其后,分别占总量的12%和11%。韩国投资的合资企业如天阅酒店有限责任公司、联合电信公司和蒙古电信等,是蒙古的主要电信运营商,前拥有的股权价值超过自1990年以来创造了超过1100亿韩元的经济效益,目1.5亿美元。此外,在建筑领域,作为1990个韩国投资的合资公司之一的首尔公司,仍然是股权价值超过5000万美元主要参与者。

  在20年内,近2159家韩国投资企业在蒙古注册,在蒙古国劳动力市场提供了超过86000个就业机会,为蒙古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多数韩国对蒙古的中小型企业进行投资,主要集中在规模相对较小的电信,物业,酒店及零售行业。早年在对蒙古国经济的外国直接投资中,韩国的投资者如现代,起亚汽车,SK电讯和三星等品牌作为公共服务运营商,投入蒙古市场,为后续的投资奠定了基础。一些公司帮助了蒙古国在相关领域建立第一大公司,如与SK合资的天阅酒店,自2006年提供全球电池业务的韩蒙合资的联合电信公司,40%的韩国独资的蒙古电信企业以及专门从事公共豪华住宅房屋物业公司的首尔集团。早期来自韩国的近80%的外国直接投资进入到贸易和公共服务行业。除中国之外,韩国企业主宰了蒙古的服务贸易业,直到从南方各大公司开始了他们在银行,建筑和采矿等其他行业的投资。

  必须指出的是,“一带一路”倡议在蒙古能否顺利实行,除了经济上的互惠之外,人心向背已经成为关键性问题。在近几年中蒙古反华思潮有所抬头,相反日本则在蒙古始终保持了良好的形象。其主要原因在于日本对蒙援助项目共250多项,其中无偿资金援助141项(一般项目46项,关于“草根”与人类安全保障的项目95项),累计270. 09亿日元。日元贷款项目虽然只有2项,但贷款额明显超过了前两个时期,累计316. 88亿日元(见表7、表8)。这个时期,日本共派遣专家和调查团1474人次,特别是加大了接收蒙古研修员的数量,达2047人次。另外,在单独器材援助方面,累计达到了9. 42亿日元。我国有关部门应在注重经济投资之外,借鉴日本经验,提高经营蒙古人心的力度。

文章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没有账号 ?)

最新评论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