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 企业邮箱

中老铁路:这个国家实现"锁"变"联"梦想的钥匙

2018-04-24 17:00:40

  在中南半岛的六个国家中,老挝是个特殊的存在,它被中国、缅甸、泰国、越南、柬埔寨包裹在中间,既多山又缺路,交通可以用“极度不发达”来形容。因外联无通道,老挝被称为“陆锁国”。

  中老铁路,一条能改变老挝现状的铁路,从2010年老挝国会批准,到2016年正式开工,时至今日,已经走过了9年旅途。这条铁路建设起来为何这么难,又为何仍要建设?

微信图片_20180424170201.jpg

  仅有3.5公里铁路的国家

  老挝全境23.68万平方公里,和中国的广西壮族自治区面积相近。同样的面积和相邻的地理位置,广西已经有12个城市开通动车组,省级和城际铁路更是数不胜数。

  那么老挝情况如何?3.5公里,这就是老挝境内拥有的全部铁路里程,在全世界拥有铁路的146个国家中,老挝排名倒数第四。这里唯一的一段铁路从泰国廊开出发,抵达老挝首都万象南部的塔纳廊站(Thanaleng Station),全程15分钟。

  要想富,先修路。怎么把内陆国的劣势转变成优势?那就是把自己变成陆上各国的交通枢纽。特别是近年来,中国与东盟交往不断加深,老挝完全可以成为地区互联互通的关键节点。

  2015年9月18日,老挝副总理宋沙瓦·凌沙瓦在东博会上发言,老挝要从“陆锁国”变成“陆联国”。“陆联国”(land-linked Country)是老挝人独创的词汇,它被上升为老挝的国家战略。这个耐人寻味的名词反映出老挝这个内陆国家对自己定位的精确认识。

  怎么联?其中一条“钥匙”正是北起中老边境磨憨-磨丁口岸,南至万象的中老铁路。中老铁路是中老两党、两国最高领导人决策和推动的重大战略合作项目,是联通中老两国的重要基础设施,是泛亚铁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中国而言,中老铁路不通,中泰铁路就无从谈起,从中老起步,到泰国再到新加坡,建设整个东南亚铁路网的目标才有可能实现;对老挝而言,中老铁路是打开目前困局的最好出路,铁路不但能够联通内外,还能够带来猛增的贸易量、投资以及就业,基于以上考虑,在老挝国家“八五”规划中,中老铁路被列为国家1号重点项目。

微信图片_20180424170208.jpg

  历经6年的艰辛开始

  万事开头难。

  从2010年4月,中老两国第一次就合资建设、共同经营中老铁路达成共识,到2016年12月正式开工建设,中老铁路项目历经6年波折,中途数度变故。

  首先是实施模式谈判,一谈就是5年,先后经历了PPP/BOT模式、EPC模式、合资模式等三种不同模式谈判,最终在2015年敲定,项目总投资约374亿元人民币,中老双方按7:3的股比合资进行建设。

  2015年11月,解决了合作模式问题后,中老两国政府正式签署《关于铁路基础设施合作开发和中老铁路项目的协定》,中老铁路项目终于正式落地。

  随后的一年,先是花了9个月完成了项目商务谈判及招标投标。6个标段的6家中标企业均为中国企业,中老铁路成为继印尼雅万高铁之后,第二条在海外全面采用中国标准、中国技术和中国装备的高铁建设项目。

  随后开展的是沿线的征地和补偿工作。2016年底,统计工作基本完成,中老铁路沿线需要永久用地约3000公顷,临时用地800公顷,有4411户家庭受到铁路项目建设的影响。不过,截至2018年3月初,最终的补偿方案和细节尚待老挝政府审批,补偿工作尚未启动。

  坐火车的不懂修铁路的难

  2016年底,各项准备工作完成后,12月25日,中老铁路宣布全线施工开始。该铁路北起两国边境磨憨-磨丁口岸,南至老挝首都万象,途经孟塞、琅勃拉邦、万荣等主要城市,在老挝境内的长度是409公里,与中国宝兰铁路总里程(400.570公里)相近。

  相似的多山地形,几乎同样的里程,同样多的隧道,同样长的施工时间,但中老铁路面临更差的地质环境,增加了更多桥梁,节约了更多投资,中国建设者可以说是用心良苦。

  那么,老挝的施工条件究竟有多差呢?

  地质条件恶劣。中老铁路沿线80%为山地和高原,地形起伏大,数条规模巨大的断裂或板块缝合线从区内通过,区域岩体破碎,为7度地震区。

  气象条件有限。老挝属热带雨林气候,一年就两个天气,下雨或者不下雨。从4月到10月,整整半年都在下雨,洪水、滑坡、崩塌随时随地可能发生。

  环保要求高。途径的琅勃拉邦是世界文化遗产。

  未燃炸弹威胁。二十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期间,美国留在老挝境内还有将近1亿枚集束炸弹没有爆炸。老挝国防部门专门成立6个清除单位,从2017年1月到5月,才把铁路沿线未爆炸弹拆干净。

  无人区。中老铁路要经历两次无人区,无人区意味着大片区域被热带原始植被覆盖,常有蝎子、眼镜蛇等剧毒动物出没;意味着勘测、食宿、补给通通都要从零开始,勘察设计、施工组织都要开疆僻壤。致命的是,无人区内没有手机信号联系外界,这不仅造成施工调配的诸多不便和联系困难,也为施工人员安全往返埋下隐患。

微信图片_20180424170213.jpg

  在时速的敲定上,中老双方还经历过一点风波。中老铁路最初设计是时速200公里,后因沿途多为山区和丘陵地带,中国铁路专家建议减至160公里,货物运输的速度更被限制在120公里。

  老挝许多官员觉得不满意,认为既然要修就一步到位,这些意见甚至成为工程停滞的原因之一。但出于投资、安全和管理等多方面的考虑,中国的铁路专家仍然坚持了意见,并最终说服了老挝官员。

  2017年12月,中老铁路建设项目在动工一整年后,已完成20.3%。原定于2021年12月31日完工,现重新安排在2021年12月2日完工(老挝46周年国庆),比原计划提前了29天。

  地广人稀的老挝,相当一部分居民世代生活在大山里,由于交通不便,他们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贫苦生活。随着中老铁路的修建,许多处于深山的大型水电工程给那里村民的生活带来了转机,助力当地深山居民脱贫。中老铁路不仅成为连接中老两国民众的桥梁,也是老挝民众追赶现代生活最现实、最直接的途径,承载着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构建中老两国命运共同体,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老挝变“陆锁国”为“陆联国”的战略高度契合。铁路是国民经济大动脉,建设中老铁路是老挝构建国家铁路网第一步。中老铁路的建成和运营将是老挝社会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要一步,并将成为推动中老经济贸易合作不断深化的重要力量。

  一切都在变得更好,未来值得期待。

  来源:新华网、人民日报、观察者网、中国一带一路网等

  监制:曹    阳

  统筹:赵战胜

  编辑:弓雪娇

文章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没有账号 ?)

最新评论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