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 企业邮箱

梁海明:“一带一路”应推动签证便利化

2016-03-11 09:01:18

  各大国对我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思想上是高度警觉的,行动上也是防范和阻碍为主。互相拆台是大国争夺中常有的事情,这样的情况其实很正常。我们要把自己的心态放淡然一点。

  编者按:“一带一路”倡议对中国、对沿线国家和地区乃至对整个世界的影响均十分巨大,作为一项长期、复杂而艰巨的系统工程,“一带一路”的推进实施面临诸多不容忽视的风险与挑战。在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的支持下,该所国际战略研究室主任薛力博士与《世界经济与政治》编辑部主任袁正清研究员联合策划组织了“一带一路:实施中的挑战与应对”研讨会,会议成果授权中国网观点中国独家发布。

  ——“一带一路:实施中的挑战与应对”系列专家谈

  邵峰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一带一路”倡议是借用伟大的历史文化符号,本质内涵是关于中国的大周边战略问题,因此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和长期的研究价值。为什么加一个“大”字,就是因为不仅仅局限于邻国,还包括与我们战略利益密切相关的国家。由于国际环境的错综复杂,我们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面临诸多的风险和挑战,如何认识、化解并积极应对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必须重视的研究课题。

  “一带一路”建设的风险和挑战

  关于“一带一路”建设的风险和挑战,我认为起码包括以下八个方面:

  第一,来自美、日、俄、印等大国的全球性、战略性的防范和挑战。任何一个大国都有自己的对外战略,特别是周边战略、地区战略,就像美国的TPP、亚太再平衡,印度的季风计划,俄罗斯的欧亚联盟等。美国把东南亚、俄罗斯把中亚、印度把南亚看作本国传统势力范围,日本把中国作为宿敌。各大国对我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思想上是高度警觉的,行动上也是防范和阻碍为主。互相拆台是大国争夺中常有的事情,这样的情况其实很正常。我们要把自己的心态放淡然一点。

  第二,恐怖主义的威胁。看看“一带一路”的地图就知道,沿线国家和地区很多都存在着恐怖主义的威胁,可以说全世界的恐怖主义主要都集中在“一带一路”的地理区域上。防范和打击恐怖主义是国际社会最头痛的安全问题之一,这是“一带一路”建设不可回避的现实威胁,是对中国政府执行“一带一路”的战略决心和国家能力的重大挑战。

  第三,当前的地区紧张局势和热点问题。没有一个安全稳定的政治环境,“一带一路”建设怎么开展?大家也可以看到,最近在很多沿线国家不仅是恐怖主义兴起,同时还伴随着剧烈的政治动荡和紧张局势,例如现在的叙利亚和土耳其,在此无需赘述。

  第四,沿线国家的政局变化导致的政治风险,尤其是专制国家的领导人更替或者是缅甸那样的民主转型。一旦政局动荡,与中国关系发生变化,必定会给中国的投资和建设项目带来很大的风险,尤其是国家开发银行与丝路基金面临的违约风险要显著高于亚投行。这是因为,相关经验表明,东道国对多边机构的违约成本更高。

  第五,与中国有主权争端国家的掣肘与阻碍,尤其是一些东盟国家和印度。这一点很好理解,在此不做展开。

  第六,中国的巨大投资面临严峻的安全风险。总起来看,投资风险从经济上来说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大国之间的恶性竞争带来的招标价格过低、条件过于苛刻。现在尤其明显的是中日之间的恶性竞争,很多发展中国家自认为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有了工程到处招标。如果没有中日之间的恶性竞争,我们在泰国、印尼、印度获得的铁路项目有可能价格比现在高一些,就是因为日本的恶性竞争,沿线国家的工程招标价格越来越低,条件亦趋于苛刻。二是工程完成后运营的经济风险,是否能够顺利收回成本并盈利,因为基础设施投资收益率偏低,成本回收时间长。

  第七,沿线国家的建设是否会导致相互之间甚至与中国之间的同质化竞争问题。很多专家和官员都说,在沿线国家,一方面开展高速铁路、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以解决中国富余产能的出路问题,另一方面建立相关产业园区,可以促进沿线国家的工业化进程,最终实现合作工业化和共同现代化。那么这些企业能生产什么呢?大概也是服装、鞋帽、打火机、低端电子产品等这些中国擅长的初级工业制成品。到一定时候,相关的国家就都能生产这些东西了,问题就出来了,我们中国能不能像美国那样生产国际产业链的高端产品,能不能诞生像波音、英特尔、微软那样的伟大企业?我们的产业能不能做到?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中国的低端工业品制造产业将遭到灭顶之灾。

  第八,可能不仅无法缓解沿线国家对中国崛起的疑虑,如果搞不好,反而事与愿违。中国说“一带一路”是合作共赢,但有些国家和有些人并不这么看,甚至把它作为中国的扩张主义战略来看待,因而在实际参与上非常谨慎。大量的国际关系历史证明,即使我们真心实意给予一些国家大量的发展援助,也不一定能交到好朋友。更何况,在国际关系中,获得投资的东道国未必会对投资来源国感恩戴德,反而会加剧对来源国的疑虑与抵制。我们曾经给了越南、阿尔巴尼亚、朝鲜那么多的投资和援助,现在的情况怎么样?靠花钱不能买到真朋友是一个深刻的历史经验。

  关于应对风险和挑战的四个原则

  风险和挑战是客观存在的,我们既不能无所顾忌,也不能因噎废食,必须直面挑战,沉着应对。我认为,以下四个原则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需要遵守的。

  第一,必须坚持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原则,避免运动式的大干快上。“一带一路”是一项长期的战略规划,而不是短期的破解困境之举。在舆论宣传和国际推广上不可操之过急,在具体的工程项目设定上不可急功近利。可以采取先易后难的办法,对国家间关系相对稳定、合作意愿强烈、容易达成共识的项目,优先予以考虑,特别是做好一些示范工程,让所在国看到好处。特别重要的是,对中国来说,示范工程不能是不顾一切的强行推进,要设定严格的标准,起码的要求是安全上有保障、社会效益突出、经营运作模式具有可持续性、双方都有适当的经济收益。如果搞成“农业学大寨”的模式,在国际上是行不通的。而对那些尽管有合作意愿,但当地形势复杂、达成共识难、前景不明朗的项目,一定要审慎评估、逐步推进,以严格控制政治和经济风险。

  第二,坚持双边经济合作为主、对外援助为辅的原则。“一带一路”是中国在新时期提出的与沿线国家追求共同发展的大倡议和战略构想,必须避免两种思想倾向和做法。其一,要明确是国际产能合作而不是简单的过剩产能的转移。常有人提到,“一带一路”建设可以把过剩产品和产能输出去,这会让一些沿线国家的民众产生反感。其二,千万不能回到以前的对外援助模式,否则会让相关国家的政府产生一种思维惯性,好像只要配合中国的倡议就能得到巨大的好处。动不动就援助给钱,这样简单的一厢情愿式的做法能收获一个好的结果吗?能交到真正的朋友吗?其实,历史早已经给了我们明确的答案。

  第三,“一带一路”建设必须坚持市场化运作的原则,遵循市场规律和国际通行规则。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各类企业的主体作用,同时尽力发挥好政府的指导、促进、协调和保障作用。

  第四,“一带一路”建设要注意连续性和兼容性的原则。在具体的推动过程中,既要保持与沿线国家已有的双边、多边轨道和合作机制,也要与当地已有的国际合作框架、机制相兼容,体现出“一带一路”建设的连续性和兼容性的特征,消除沿线国家的疑虑。同时注意协调、利用好各国的比较优势,没必要刻意排挤俄美欧日等大国在当地的既得利益。

  关于确保中国海外利益基本安全的思考

  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我们必须确保中国海外利益的基本安全,为此,中国政府应该在以下五个方面做出不懈的努力。

  第一,全面开展沿线国家的风险评估,加强国别问题的研究,做好战略预置,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一带一路”建设应重点关注国别风险,要密切关注沿线国家的政治状况以及是否存在与中国的潜在争端。

  第二,充分利用好现有的双边和多边合作机制,比如说上合组织,东盟的十加一,少说一些大话空话,踏踏实实做一些沟通理解的工作,为“一带一路”建设创造良好的政治环境和安全保障机制。不要在一些不必要的具体问题上与其他国家逞口舌之利,媒体尤其不应过度炒作各国企业之间正常的经济竞争行为,损害推行“一带一路”的良好国际氛围。

  第三,加强与沿线国家的安全合作,共建反恐信息交流、能力建设的合作机制,对重大项目设立综合全面的安全保障机制。

  第四,要切实维护我国海外人员、机构和企业的利益和安全,不断提高保障能力和水平,加强保护力度。

  第五,在“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寻找并抓住合适的时机、以适当的方式推动我军事力量、执法力量以和平姿态走出去。作为一个拥有广泛海外利益的大国,仅靠外交维护国家利益是远远不够的。在这方面我们应该向俄罗斯学习,研究和借鉴他们在处理国际危机与切实维护海外利益方面的成功经验。比如这次俄罗斯介入叙利亚事务,战略时机抓得非常准,出手果断而坚决,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俄罗斯在全球战略和中东问题上的被动局面。(来源:中国网 作者:邵峰)

文章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没有账号 ?)

最新评论评论(0)